2021智能制造创新50强
全世界各行各业联合起来,internet一定要实现!

网上奇平视点:黑客VS博客?

2003-07-08 eNet&Ciweek

  姜奇平

  【eNet硅谷动力专稿】被媒体炒作了一番的“黑客大赛”,从格林尼治时间6月6日6时,正式开始,300多名黑客投入"竞赛"。结果出人意料。除了组织黑客大赛的网站zone-h.org被黑客攻瘫痪以外,并没有多少辉煌战果。在中国,情况更出人意料,黑客攻击的目标,竟然是博客。

  黑客对黑客,黑客对博客,成了一场自残运动。我把这种黑客,称为黑黑客。黑黑客现象的出现,意味着什么呢?我认为它象征的是自由思想的退化。

  黑黑客是“不合规矩”的黑客

  “不合规矩”,经张铁林之口,最近成了一句流行语。据说,连小偷,都有“职业道德”。职业小偷的“规矩”,是只偷钱,把证件之类扔掉,尽量减少失主金钱之外的损失。这显然符合偷盗这一行的规律,因为这样做可以降低失主报案的概率,减少小偷“不必要”的被抓风险。“不合规矩”用在黑客身上,是指不按黑客规律行事的黑客。

  攻击“博客中国”的黑客,第一个非职业特征,是他们“不遵守组织纪律”。

  他们不是在“黑客大赛”规定的开始时间出击,又不按“黑客大赛”规定的6小时结束,从7月4日22点30分,一直攻击到现在(7月7日22点30分)还不停止。令我不由得产生一种幽默的联想。我上大学时,同宿舍一位同学告诉我,他第一次学骑摩托,刚学会点火、控制方向,还没来及学习刹车、熄火,一不小心打着了火,摩托车自己就带着他跑起来了。他不知如何停下来,只好绕着广场,一圈一圈无穷无尽地转下去……。现在这群攻击“博客中国”的黑黑客,我担心是不是也出技术毛病了。可惜我这两年不搞技术了,否则还可以帮帮他们,让他们停下来。在这里拜托各位黑客前辈多“关心”“关心”他们,别让人觉得黑客都变得“不合规矩”了。

  攻击“博客中国”的黑客,第二个非职业特征,是他们“不遵守游戏规则”。

  “黑客大赛”竞赛规则标明,黑客们的得分将根据他们渗入的服务器的数量和类别来计算。需要在6小时内攻击尽可能多的网站,以展示他们的高超技术。

  首先,这些黑黑客给人感觉,并不以展示高超技术为目的。因为博客中国以“零技术”标榜,根本没有技术含量和技术门槛可言,攻它也看不出这些人技术水平高低。我给方兴东打电话,问他为什么不设防,让人家就这么攻下去。方兴东给我解释说,他知道加个硬件防火墙,就可以挡住他们,但博客中国又不是商业网站,花几十万弄硬件防火墙,这不是博客这种个人兴趣网站的办法。黑客去攻一个零技术网站,特别是攻击零技术的博客网站,对博客来说,不丢面子;但对真的黑客来说,应是挺丢面子的事。所以我从此有了一个黑黑客概念,知道还有一种非技术型黑客,一种与炫耀技术高超相反的炫耀欺负零技术的黑客。

  其次,这次“黑客大赛”,比的并不是攻击时间的长短。我是搞过技术的,虽然不专攻黑客这一门,但从同行角度看,黑黑客这次攻击,如果算参加比赛,在300名黑客中,一定排倒数第一了。因为他们攻一个零技术网站,从攻击质量、攻击数量、攻击类别、攻击难度上,都达不到比赛要求。他们可能在攻击时间上可以拿个第一,可这从技术角度看,一点意义也没有。真正的黑客高手,懂得山外有山的道理,一般不愿抛头露面,害怕被盯上。而黑黑客大概属于流氓无产者那一类,他们的无畏,给人更多感觉是无产所致。

  攻击“博客中国”的黑客,第三个非职业特征,是他们技术缺乏创新,攻击缺乏激情。

  这次黑黑客们使用的技术攻击手段,是非常常见的“DDOS拒绝式服务”。属于发烧友自己翻翻黑客教科书,就可以学会的那种平平常常的技术。他们没有创新,没有激情,只是坚守一个固定姿势,使用蛮力,特别吃苦耐劳而已。

  我让我不禁生出一种感慨。在老一代黑客,如比尔•盖茨那个年代,电脑就是他的激情所在,盖茨可以为了进入他没有权力进入的MITS牛郎星计算机,就编写出第一个可运行的BASIC语言的解释程序。这才是真正让人佩服的黑客。我记得我5年前玩电脑时,还在想如何修改IBM的OS/2操作系统,把它嫁接在WINDOWS上,总之玩也要玩出点花样来。现在这帮黑客,连脑子都不动了,连技术都不炫耀了。端着教科书当枪,专打不设防的博客,简直倒退回幼儿园了。

  黑客攻击博客,是一场悲剧

  据国家有关部门最近一个小时的监测,现在对博客中国一个网站的攻击流量,已占到整个263流量的70%,也就是70M。相当于300台服务器在轮流不停地发起攻击。这就不象是简单的个人行为了。这件事可能的具体背景,随着调查的深入,日后自会水落石出。抛开具体层面的东西不谈,我认为黑客与博客之间的这场冲突,具有悲剧性质。

  悲剧性质的第一个方面在于,黑客一旦被人利用,就从目的变成手段,将迷失自我。

  黑客与博客本来是自由思想运动同源的孪生兄弟,他们共同主张知识共享、FREE等理念,只不过形式相反。沿着这种理念,黑客和博客第一位的原则在于:自由是目的,而不是手段。黑客和博客一样,一旦被当成了实现思想自由以外的其它目的的手段,它们的灵魂就不复存在了。

  而黑黑客的表现,已显示出黑客精神衰退的先兆。他们既然不是找那些安全技术上先进得多的网站攻击,不是在炫耀技术,象真正的黑客所作所为。就不能不让人怀疑,他们另有其它目的,或他们成为别人实现黑客以外目的的手段。

  如果黑客可以被收买,为雇主实现不可告人的目的服务,那他就不再是真正的黑客,而只是黑黑客了。黑黑客对博客的攻击,对博客精神无损,但对黑客精神却是一种极大的自残。它使黑客的独立精神和独立人格受到损害。这种黑客,在人们心目中,不再象佐罗一样,具有侠义精神;相反,却让人看扁为被人驱使的狗腿子,人格上自降了一等。这种黑黑客,也会在黑客内部失去人们尊重。

  悲剧性质的第二个方面在于,黑客作为群体一旦堕落为黑黑客,只有破坏性,而没有建设性,对国家并不是一件好事情。

  黑客本来对社会秩序就具有破坏性,为法律不容。但真正的黑客,对网络安全技术的创新和提高,却具有矛的价值。矛的水平不断提高,至少可以刺激盾的水平相应提高。

  可是如果黑客都变成黑黑客,不再以技术创新为追求,只以破坏为能事,天天琢磨拿人钱财,替人祸害,那么黑客就只有负面作用,没有正面作用了。黑客就与下三滥的打砸抢没什么区别了。

  我真没想到“黑客大赛”会是这样一个结果,自己打了哑炮不说,在中国还带出个黑黑客。莫非矛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相关频道: eNews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enet1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