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智能制造创新50强
全世界各行各业联合起来,internet一定要实现!

网上奇平视点:赢棋不闹――评新浪CEO交替

2003-05-14 eNet&Ciweek

  姜奇平

  【eNet硅谷动力专稿】5月11日新浪宣布,新浪董事会决定由现任总裁汪延先生接替茅道临先生担任新浪首席执行长,并任董事一职。茅道临先生将继续担任新浪公司董事会董事一职。

  首先向茅道临致意,向汪延祝贺。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间,我正一边躲非典,一边在网上和日本人下围棋。这个消息给我的第一感觉,正好和我当时对棋局形势的感觉一样:赢棋不闹。这盘棋,经过中盘激烈的绞杀,我逆转了形势,“基本面”开始呈“赢利”之势。那个段位比我高的日本人,开始“闹”。下围棋的人都知道“闹”是什么意思。就是说,他以利益上的牺牲作代价,诱惑我放弃一个95%把握的稳稳小胜,而鼓动我冒险争取一个60%把握的大胜或超大胜。这是下棋的人最心痒的时候:你竟敢不知死活,肥肉送上门,看我不吃了你,把你通盘斩尽杀绝!可人算不如天算,往往就是在与劣势一方陷入乱战之时,一个小细节看走眼,风险骤然放大,煮熟的鸭子竟让他飞了。所以棋经有云:赢棋不闹。

  摆在新浪董事会面前的,就是一盘应当“赢棋不闹”的好棋。

  “赢棋不闹”的第一个特征,出手的人必须是领先者。

  “闹”对于商务来说,就是调整根本赢利方向。

  我观察,新浪什么“闹”得厉害呢?是在没赢利的时候。今天提出靠门户广告,明天提出超媒体,后天要推出新技术,大后天要发展非广告收入……。都是大方向上的动作。

  对象新浪这样的领先者来说,茅道临主政时期董事会选择的方向,已经赢利,说明大方向是不错的。茅道临的历史使命就是利用他方向感好的特长,很强很敏锐的市场洞察力,在各种机会中,把握至少一个导向全局赢利的方向。这点他和他的集体做到了。但还有没有更大的大胜甚至超大胜的机会呢?这时就要审时度势了。

  这时,新浪董事会最容易受的诱惑是,还有许多其它机会,但每个机会后面都有看不清的风险。这就是我说的下棋时,出现胜势时,选择低风险小胜与高风险大胜的时候。

  一般来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想翻身的人最喜欢闹。今天看准一个可能大赢的新方向,明天又看到一个方向让人心里痒痒。可机会大,风险也大。你看人家陈天桥一网捞了个大尾巴鱼,你要如法泡制,说不定三网捞个小尾巴尾巴鱼。闹不好,遇上个泡沫什么的,连渔具都赔进去了。

  在这种情况下,商务有个常态规律,就是业界老大,一般要取“保守”态势。所谓“新保守主义”是也。因为坐了江山,再从根本方向上闹。历史经验表明,成固有之,败更常见。即使闹之初觉得把握十足,闹起来还不定怎么样呢?所以叫赢棋不闹。毛泽东当初“赢棋”还“大闹”文革,结果出乎自己意料。不如稳扎稳打,控制住胜势。用改革、改良来代替革命。

  新浪现在,还闹什么呢?美国、香港资本市场,首先就没有让你闹的原动力。相反,资本希望你只要赢就好,赢多赢少与大赢大输比较起来,我看现在资本的潮流是趋向老实了,VC到底不如“维他命”。它希望的是在一个经过证明的符合满意原则的正确方向上,通过管理来提高赢利,而不是变换方向去寻找“最大”的那个机会来赢利。后者一定要找不怕死的来干。比如一穷二白的穷光蛋,不甘示弱的亡命徒。而新浪坐定江山了,何苦来呢。

  所以我对这回CEO更替的第一个判断是:新浪不想在根本方向上再大折腾了。它要稳稳当当在现有大方向上,通过优化改良、加强管理来提高赢利水平。(除非它再由赢转亏,资本才会要求它动方向。)新浪这回没发热,成熟了。

  “赢棋不闹”的第二个特征,领导者让位于管理者

  CEO可以是领导者型的,也可以是管理者型的。领导者的使命是把握方向,管理者的使命是操作执行。让领导者当领导,与让管理者当领导,战略含义是不同的。在战略风向不定的乱世,要重用领导者;在战略方向确定的时代,要重用管理者。这是哈佛常识。管理者当领导,不等于不要方向了,有董事会、有资本市场呢。

  茅道临和汪延,我都很佩服。我觉得他俩是完全不同风格的人,不能拿一把尺子比。据我观察,茅道临是出色的领导人才,汪延是杰出的管理人才。

  我说一个细节,就拿喝茶来说。茅道临会跟你谈了半天,忽然临时动议,咱们去喝茶吧。然后开着他那辆高大威猛的什么车(我忘了牌子),在街上乱转,然后停在湾区一个非常优美而富于诗意的草坪茶舍,来一杯软球脂大得塞嗓子的奶茶,然后,以地球仪为单位跟你纵论世界形势。汪延就不一样,他会提前跟你约好几点几分,在什么地方见面。到了以后,他会为环境的哪一点不合意的改变,事先他没想到,向你表示歉意,哪怕你根本不在意这种改变。他的细心让你感到好象有一种无处不在的春风,我有时会不由得想到周恩来。

  新浪有了汪延,我会感到稳定,踏实,象海面下的冰山;新浪有了茅道临,我会觉得开阔,新鲜,象海面上的冰山。

  从现在局面上分析,要想“赢棋不闹”,汪延是最合适的CEO人选。为什么?就象围棋一样,虽然战略正确,优势已定。但要将优势转化为彻底的胜势,直到真正实际到手的胜利,其间,最要劲的是对一个个细节,进行成串的准确控制。难在操作上。聂卫平一到收宫就出昏着,断送大好形势,跟他“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惯了有关;马晓春虽是聪明绝顶,风流潇洒,但输也往往输在飘忽气弱上。而李昌镐相反,只要中盘有一目优势,他能不给你任何翻盘机会,对诱他偏离正道的各种干扰、各种惰性力量,象石佛样不为所动,一点一点,把既定意图贯彻到底。这就属于操作能力极强的。当大的方向不再换来换去的时候,赢的关键,是稳稳地把局势一直控制到一盘的终点。来不得任何虚浮飘忽。把执行能力提到最高地位的,是孔圣人。孔子曾说“刚毅木讷为仁”。意思是,实现“仁”这样一种大战略,不看你想的、说的如何天花乱坠,如何完整准确,而看你是不是能老老实实,一步一步,非常有毅力地坚持把“仁”付诸实施而不走样。

  最近,高红冰给我大力推荐《执行》这本书,说大老板圈里很热这本书。戴尔对此书评价是:“如果你希望成为一名CEO,或者如果你已经是一名CEO,并希望保住这份工作,我都建议你读读这本书,并将其中的原理应用到实际的工作当中去。”汪延适合当的,是这种意义上的CEO。杨元庆评价说:“对于企业来讲,制定正确的战略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战略的执行。能否将既定战略执行到位是企业成败的关键。愿《执行》能帮助我们更好地‘执行’!”我觉得这说的就好象是新浪。新浪现在最重要的,是执行。而且是到位的执行。高红冰最后还跟我来了一句,这本书主要讲的是,执行是从书本上学不来的。这不是气人吗?就因为这句话,这本书我买来至今也没看。

  汪延以执行能力强闻名业界,按高红冰“执行是从书本上学不来的”理论,当属天生如此。我看各种评论说,汪延是理科的人那样如何如何。据我所知,汪延好象不是学理科的。他之所以给人这种印象,其实是他的务实作风,象“学理科的”。我知道这是为什么。我母亲是教数学的,小时候每当我证明某道题,不想写下来,而跟她说大思路是什么什么,一定能证明通时,她就坚决地说“不行”:不看你大思路是什么,就看你如何把一个一个最没意思、最细小的“因为”“所以”从头到尾串起来。因为只要掉一个链子,拿“以为”代替这个链子,一切就都成虚的了。再说,整个过程是看你串得熟炼不熟炼。熟炼是看技能,不是看会不会。这大约说的就是“执行”罢。

  任何老板遇上汪延这样的,都是福分。对于汪延,吹捧的话,也不想再多说。作为朋友,我也提一句忠告:一盘棋完了,还会有一盘,真正有潜力贯穿全局的大境界,唯有“体验”二字,其中余味无穷……

相关频道: eNews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enet16.com